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张开乖深一点

张开乖深一点
张开乖深一点正片
主演:永作博美 佐佐木希 樱田日和 臼田麻美 尾形一成 村上淳 永濑正敏 浅田美代子 
类型:剧情 剧情片 
导演:姜秀琼 
地区:日本 
年份:2014 
介绍:从事烘培咖啡豆事业的美咲,从东京回到父亲的海岸老家——以世界农业遗产闻名的能登半岛。将破落木屋改建成咖啡馆,在咖啡香气中等待失踪多年的父亲归来。海潮一波一波涌来,父亲迟未出现,美咲默默看顾起邻居绘理子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在线播放,无需安装播放器

倒序↓顺序↑

张开乖深一点猜你喜欢

张开乖深一点相关问题

欧阳江河

〖傍晚穿过广场〗我不知道一个过去年代的广场从何而始,从何而终有的人用一小时穿过广场有的人用一生——早晨是孩子,傍晚已是垂暮之人我不知道还要在夕光中走出多远才能停住脚步?还要在夕光中眺望多久才能闭上眼睛?当高速行驶的汽车打开刺目的车灯那些曾在一个明媚早晨穿过广场的人我从汽车的后视镜看见过他们一闪即逝的面孔傍晚他们乘车离去一个无人离去的地方不是广场一个无人倒下的地方也不是离去的重新归来倒下的却永远倒下了一种叫做石头的东西迅速地堆积、屹立不象骨头的生长需要一百年的时间也不象骨头那么软弱每个广场都有一个用石头垒起来的脑袋,使两手空空的人们感到生存的份量。以巨大的石头脑袋去思考和仰望对任何人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石头的重量减轻了人们肩上的责任、爱情和牺牲或许人们会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穿过广场张开手臂在四面来风中柔情地拥抱但当黑夜降临双手就变得沉重唯一的发光体是脑袋里的石头唯一刺向石头的利剑悄然坠地黑暗和寒冷在上升广场周围的高层建筑穿上了瓷和玻璃的时装一切变得矮小了。石头的世界在玻璃反射出来的世界中轻轻浮起象是涂在孩子们作业本上的一个随时会被撕下来揉成一团的阴沉念头汽车疾驶而过,把流水的速度倾泻到有着钢铁筋骨的庞大混凝土制度中赋予寂静以喇叭的形状一个过去年代的广场从汽车的后视镜消失了永远消失了——一个青春期的、初恋的、布满粉刺的广场一个从未在帐单和死亡通知书上出现的广场一个露出胸膛、挽起衣袖、扎紧腰带一个双手使劲搓洗的带补丁的广场一个通过年轻的血液流到身体之外用舌头去舔、用前额去下磕、用旗帜去覆盖的广场空想的、消失的、不复存在的广场象下了一夜的大雪在早晨停住一种纯洁而神秘的融化在良心和眼睛里交替闪耀一部分成为叫做泪水的东西另一部分在叫做石头的东西里变得坚硬起来石头的世界崩溃了一个软组织的世界爬到高处整个过程就象泉水从吸管离开矿物进入密封的、蒸馏过的、有着精美包装的空间我乘坐高速电梯在雨天的伞柄里上升回到地面时,我看到雨伞一样张开的一座圆形餐厅在城市上空旋转象一顶从魔法变出来的帽子它的尺寸并不适合用石头垒起来的巨人的脑袋那些曾托起广场的手臂放了下来如今巨人仅靠一柄短剑来支撑它会不会刺破什么呢?比如,一场曾经有过的从纸上掀起、在墙上张帖的脆弱革命?从来没有一种力量能把两个不同的世界长久地粘在一起一个反复张帖的脑袋最终将被撕去反复粉刷的墙壁被露出大腿的混血女郎占据了一半另一半是头发再生、假肢安装之类的诱人广告一辆婴儿车静静地停在傍晚的广场上静静地,和这个快要发疯的世界没有关系我猜婴儿和落日之间的距离有一百年之遥这是近乎无限的尺度,足以测量穿过广场所要经历的一个幽闭时代有多么漫长对幽闭的普遍恐惧,使人们从各自的栖居云集广场,把一生中的孤独时刻变成热烈的节日但在栖居深处,在爱与死的默默的注目礼中一个空无人迹的影子广场被珍藏着象紧闭的忏悔室只属于内心的秘密是否穿越广场之前必须穿越内心的黑暗现在黑暗中最黑的两个世界合为一体坚硬的石头脑袋被劈开利剑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如果我能用被劈成两半的神秘黑夜去解释一个双脚踏在大地上的明媚早晨——如果我能沿着洒满晨曦的台阶去登上虚无之巅的巨人的肩膀不是为了升起,而是为了陨落——如果黄金镌刻的铭文不是为了被传颂而是为了被抹去、被遗忘、被践踏——正如一个被践踏的广场迟早要落到践踏者头上那些曾在一个明媚早晨穿过广场的人他们的黑色皮鞋也迟早要落到利剑之上象必将落下的棺盖落到棺材上那么沉重躺在里面的不是我,也不是行走在剑刃上的人我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穿过广场,避开孤独和永生他们是幽闭时代的幸存者我没想到他们会在傍晚时离去或倒下一个无人倒下的地方不是广场一个无人站立的地方也不是我曾是站着的吗?还要站立多久?毕竟我和那些倒下去的人一样从来不是一个永生者〖咖啡馆〗一杯咖啡从大洋彼岸漂了过来,随后是一只手。人握住什么,就得相信什么。于是一座咖啡馆从天外漂了过来,在周围一大片灰暗建筑的掩盖下,显得格外触目,就象黑色晚礼服中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衬衣领子。我未必相信咖啡馆是真实的,当我把它象一张车票高举在手上,时代的列车并没有从我身边驶过。坐下来打听消息,会使两只耳朵下垂到膝盖,成为咖啡馆两侧的钟表店和杂货铺。校准了时间,然后掏钱到杂货铺买一包廉价香烟。这时一个人走进咖啡馆,在靠窗的悬在空中的位置上坐下,他梦中常坐的地方。他属于没有童年一开始就老去的一代。他的高龄是一幅铅笔肖象中用橡皮轻轻擦去的部分,早于鸟迹和词。人的一生是一盒录象带,预先完成了实况制作,从头开始播放。一切出现都在重复曾经出现过的。一切已经逝去。一个咖啡馆从另一个咖啡馆漂了过来,中间经过了所有地址的门牌号码,经过了手臂一样环绕的事物。两个影子中的一个是复制品。两者的吻合使人黯然神伤。“来点咖啡,来点糖”。一杯咖啡从天外漂了过来,随后是一只手,触到时间机器的一个按键,上面写着∶停止。这时另一个人走进咖啡馆。他穿过一条笔直的大街,就象穿过一道等号,从加法进入一道减法。紧跟在他身后走进咖啡馆的,是一个年龄可疑的女人,阴郁,但光彩夺目。时间不值得信赖。有时短短十秒钟的对视会使一个人突然老去十年,使另一个人象一盒录象带快速地倒退回去,退到儿时乘坐的一趟列车,仿佛能从车站一下子驶入咖啡馆。“十秒钟前我还不知道世上有你这个人,现在,我认为我们已经相爱了许多个世纪”。爱情催人衰老。只有晚年能带来安慰。“我们太年轻了,还得花上50个夏天告别一个世界,才能真正进入咖啡馆,在一起呆上十秒钟”。要不要把发条再拧紧一圈镀银的勺子在杯中慢慢搅动,平方乘以平方的糖块开始融解十秒钟,仅仅十秒钟,有着中暑一样的短暂的激情,使人象一根冰棍冻结在那里。这是对时间法则的逆行和陈述,少到不能再少对任何人的一生都必不可少。这是一个定义∶必须屈从于少数中的少数。这时走进咖啡馆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出皮影戏里的全部角色,一座木偶城市的全部公民。他们来自等号的另一端,来自小数点后面第七位数字所显示的微观宇宙,来自纪律的幻象,字据或统计表格的一生。他们视咖啡馆为一个时代的良心。国家与私生活之间一杯飘忽不定的咖啡有时会从脸上浮现出来,但立即隐入词语的覆盖。他们是在咖啡馆里写作和成长的一代人,名词在透过信仰之前转移到动词,一切在动摇和变化,没有什么事物是固定不变的。在一个脑袋里塞进一千个想法,就能使它脱离身体,变得象空气中的一只气球那么轻靠一根细线,能把咖啡馆从天上拉下来吗?如果咖啡馆仅仅是个舞台,随时可以拆除,从未真正地建造。这时一个人起身离开咖啡馆,在深夜十二点半(校准了时间。但时间不值得信赖),穿过等号式的幽暗大街,从咖啡馆直接走向一座异国情调的阴沉建筑,一座让人在伤心咖啡馆之歌里怀想不已的建筑。不是为了进入,而是为了离去,到远处去观看。穿过这座大楼就是冬天了。一九人九年的冬天。一八二五年的冬天。零下四十度的僵硬空气中漂来一杯咖啡,一只手。“我们又怎么能抓住这无限宇宙的一根手指?”也许不能。“贵族的皮肤真是洁白如玉”这是一个晚香玉盛开的夜晚,雪撬拉着参政广场从中亚细亚草原狂奔而来。路途多么遥远。十二月党人在黑色大衣里藏起面孔。这时一个人返身进入咖啡馆。在明亮的穿衣镜前,他怀疑这座咖啡馆是否真的存在。“来一瓶法国香槟和一客红甜菜汤”。黑色大衣里翻出洁白的衬衣领子,十二月党人变成流亡巴黎的白俄作家。俄罗斯文化加上西方护照。草原消失。 .隔着一顿天上的晚餐和一片玻璃泪水,普宁与一位讲法语的俄国女人对视了’十秒钟。她穿一双老式贵族皮鞋,在遗嘱和菜单上面行走,象猫一样轻盈。咖啡馆的另一角,萨特叼着马格里持烟斗和波伏瓦讨论自由欧洲的暗淡前景。放下纪德的日记,罗兰—巴尔特先生登上埃菲尔铁塔俯身四望,他看见整个巴黎象是从黑色晚礼服上掉下的一粒钮扣。衣服还在身上吗?天堂没有脱衣舞。时间的圆圈被一个无穷小的亮点吸入,比钮扣还小。这时咖啡馆里坐满了宾客。光线越来越暗。漂泊的椅子从肩膀向下滑落,到达暗中伸直的腰。支撑一个正在崩溃的信仰世界谈何容易。“蛇的腰有多长?”一个男孩逢人便问。他有一个斯大林时代的辩证法父亲,并从母亲身上认出了情人,“她多象娜娜”日瓦戈医生对诗歌和爱情比对医术懂得更多,“但是生活呢?谁更懂生活?”一群黄皮肤的毛头小于,到咖啡馆来闲聊,花钱享受一个阶级的闲暇时光。反正无事可干。我们当不了将军,传教士,总统或海盗。“少女把手们在心上,梦想着海盗”,度过宁静的青青草地上的一生。“哪里去打听关于乌托邦的神秘消息?”如果人的目光向内收敛,把无限膨胀的物质的空虚,集中到一个小一些的个别的空虚中去,人或许可以获救。咖啡馆象簧片一样在管风琴里颤动。没有演奏者。是否有一根手指能从无限的宇宙的消息中将灵魂勾去?这时持异国护照的人匆匆走出咖啡馆。灵魂与肉体之间的交易,在四位中国巨头与第一任美国总统的眼皮下进行,以此表达一个事实∶我们在地下形成对群鸟的判断。两个国家的距离是两付纸牌的距离。“玩纸牌吗?每付纸牌有一个黑桃皇后。”每个国家有一付纸牌和一个咖啡馆。“你是慢慢地喝咖啡,还是一口喝干?放糖还是不放?”这是把性和制度混为一谈的问题。熬了一夜的咖啡是否将获得与两个人的睡眠相当的浓度我们当中最幸福的人,是在十秒钟内迅速老去的人。年轻的将坠入从午夜到黎明的漫长的性漂泊。不间断地从一个情人漂泊到另一个情人,是否意味着灵魂的永久流放已经失去了与只在肉体深处才会汹涌的黑暗和控诉力量的联系?是否意味着一段剪刀下的爱情只能慢动作播放,插在那些一闪即逝的美丽面庞之间?两杯咖啡很久没有碰在一起,以后也不会相碰。这时咖啡馆里只剩下几个物质的人。能走的都走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也许到了结咖啡馆安装引擎和橡皮轮子把整条大街搬到大蓬车上的时候。但是,永远不从少数中的少数朝那个围绕空洞组织起来的摸不着的整体迈出哪怕一小步。永远不。即使这意味着无处容身,意味着财富中的小数点在增添了三个零之后往左边移动了三次。其中的两个零架在鼻梁上,成为昂贵的眼镜。镜片中一道突然裂开的口子把人们引向视力的可怕深处,看到生命的每一瞬间都是被无穷小的零放大了一百万倍的朝菌般生生死死的世代。往日的梦想换了一张新人的面孔。花上一生的时间喝完一杯咖啡,然后走出咖啡馆,倒在随便哪条大街上沉沉睡去。不,不要许诺未来,请给咖啡馆一个过去∶不仅仅是灯光,音乐,门牌号码从火车上搬来的椅子,漂来的泪水和面孔。“我们都是梦中人。不能醒来。不能动。不能梦见一个更早的梦”。现在整座咖啡馆已经空无一人。“忘掉你无法忍受的事情”。许多年后,一个人在一杯咖啡里寻找另一杯咖啡。他注定是责任的牺牲者∶这个可怜的人。〖玻璃工厂〗1从看见到看见,中间只有玻璃。从脸到脸隔开是看不见的。在玻璃中,物质并不透明。整个玻璃工厂是一只巨大的眼珠,劳动是其中最黑的部分,它的白天在事物的核心闪耀。事物坚持了最初的泪水,就象鸟在一片纯光中坚持了阴影。以黑暗方式收回光芒,然后奉献。在到处都是玻璃的地方,玻璃已经不是它自己,而是一种精神。就象到处都是空气,空气近于不存在。2工厂附近是大海。对水的认识就是对玻璃的认识。凝固,寒冷,易碎,这些都是透明的代价。透明是一种神秘的、能看见波浪的语言,我在说出它的时候已经脱离了它,脱离了杯子、茶几、穿衣镜,所有这些具体的、成批生产的物质。但我又置身于物质的包围之中,生命被欲望充满。语言溢出,枯竭,在透明之前。语言就是飞翔,就是以空旷对空旷,以闪电对闪电。如此多的天空在飞鸟的躯体之外,而一只孤鸟的影子可以是光在海上的轻轻的擦痕。有什么东西从玻璃上划过,比影子更轻,比切口更深,比刀锋更难逾越。裂缝是看不见的。3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说出。语言和时间浑浊,泥沙俱下。一片盲目从中心散开。同样的经验也发生在玻璃内部。火焰的呼吸,火焰的心脏。所谓玻璃就是水在火焰里改变态度,就是两种精神相遇,两次毁灭进入同一永生。水经过火焰变成玻璃,变成零度以下的冷峻的燃烧,象一个真理或一种感情浅显,清晰,拒绝流动。在果实里,在大海深处,水从不流动。4那么这就是我看到的玻璃——依旧是石头,但已不再坚固。依旧是火焰,但已不复温暖。依旧是水,但既不柔软也不流逝。它是一些伤口但从不流血,它是一种声音但从不经过寂静。从失去到失去,这就是玻璃。语言和时间透明,付出高代价。5在同一工厂我看见三种玻璃∶物态的,装饰的,象征的。人们告诉我玻璃的父亲是一些混乱的石头。在石头的空虚里,死亡并非终结,而是一种可改变的原始的事实。石头粉碎,玻璃诞生。这是真实的。但还有另一种真实把我引入另一种境界∶从高处到高处。在那种真实里玻璃仅仅是水,是已经或正在变硬的、有骨头的、泼不掉的水,而火焰是彻骨的寒冷,并且最美丽的也最容易破碎。世间一切崇高的事物,以及事物的眼泪。



读书笔记 照抄笔记 人物点评

林黛玉 林黛玉这个人物在读者心中的影响与贾宝玉几乎是等同的。她是作者精心塑造的另一封建贵族阶级的叛逆者,每次读完《红楼梦》,她都能引起我的深深思考,她用她的敏感多疑,用她的反抗,她的痛苦和眼泪,甚至用她的爱情来反抗统治阶级的压迫。但同时在她身上又存在不少弱点。 因为林黛玉的家世、出身,她在最根本点上所表现的是一个贵族阶级的小组。在探春理家之后,黛玉评论说:“要这样才好。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算著,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O六十二回)可见她对于自己是属于贵族阶级,对于与自己休戚相关的贾家贵族的命运也是异常关心的。当湘云等人说一个扮小旦的伶人模样很象林黛玉时,她是很气恼的。“黛玉冷笑道....我原是给你们取笑儿的,拿着我比戏子,给众人取笑!”(二十二回)这里不仅是由于她使“小性儿”,而更重要的是在于:她在自己和社会地位低贱的人们----例如伶人--- 之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鸿沟。从而认为把自己与这类人相比,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这里,她的阶级优越感表现的很突出。 另一方面,她的性格中虽然存在着叛逆因素,但也并不是说她就一味地与封建阶级抗争。在宝玉的叛逆思想与封建传统观念冲突,矛盾最激化的时候----宝玉挨打时,黛玉却在宝玉被打后劝她:“你从此可都改了罢!”(三十四)在这里,黛玉劝宝玉时所凭借的是怎样的一种想法呢?还有,她偶而说了两句《牡丹亭》和《西厢记》的曲文,被宝钗听到了,宝钗就对她作了长篇封建论教的说教。黛玉对此不但没有反感,而且“心下暗服”(四十二回)从此变得眼宝钗非常亲密。那么这里黛玉又是凭借怎样的一种思想来对等待宝钗的劝告呢?显然,在黛玉性格中,封建传统观念是与叛逆因素并存的。 林黛玉的性格与她所生长的环境有着很密切的关系。由于她出身在贵族世家,自幼受父母的痛爱,因此养成了她贵族小姐的性格也就不足为怪了。不过,在她性格中最突出的一点也就是她对封建礼教的叛逆。 林黛玉出身于世袭侯爵的“清贵之家”。由于生活在思想最先到达的,思想环境比较开放的南方,加之父母钟爱,把她当作男孩来培养教育,使得她的思想比较开放,才华横溢。后由父母早丧,她寄居到每日每时都发生仇恨、倾轧、争夺、欺诈的“本也难站”的贾府内。“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一家子亲骨肉,一个个象乌眼鸡似的,奶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在这样一种险恶的环境下,黛玉得不到一点欢乐幸福。但同时,险恶的环境也培育了她的叛逆性格。她永远也学不会薛宝钗的处事圆滑,也学不会讨好封建统治大家长。她眼里揉不得沙子,心里装不下尖埃。无视“温柔郭厚”的封建规范的存在。她用她那“比刀子还厉害”的言语对贵族家庭中种种黑暗和丑行揭露和嘲讽。我们常说,黛玉是任性、多疑、敏感、小心眼的。但其实我们应该看到,她正是用她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反抗封建礼教的束缚的。 除此之外,林黛玉还直接反抗封建礼教。薜宝钗曾经一本正经地向她宣扬:“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信条,她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她才华横溢,写诗做赋不让须眉。而且她还和宝玉有着同样的爱好,最爱看诸如《西厢记》、《牡丹亭》这类“移人心性”的“杂书”。她的这种蔑视封建礼教的庸俗,诅咒八股功名的虚伪,从来不劝宝玉为官做宦,从来不用“仕途经济”一类的“混帐话”去劝说宝玉,因而深得宝玉敬重,被宝玉视为“知已”。他们的这种共通点也成了他们爱情的共同基础。 但可悲的是宝黛玉之间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顽固的封建礼教是不充许他们之间的爱情存在的。于是嫌弃她的多病之身和小家子性儿为由,一次次地向她们的爱情发出警告。从“金玉良缘”到“慧紫鹃情辞试莽玉”再到“晴雯之死。”最终在“抄检大观园”时达到了爱情的毁灭阶段。在这场灾难中,司棋、芳官、四儿等先后做了牺牲品。就连“眉眼儿象林妹妹”的晴雯也在重病时被强赶出了大观园,最后含屈而死。这里封建势力彻底抛弃黛玉的讯号。从此黛玉的状况每日愈下,就连重病将死也乏人问津。美好的理想最终是毁灭了,黛玉赢得了爱情却无法得到美满的婚姻。 林黛玉的艺术形象深入人心,打动了读者,令人同情。但这个形象同时又是鲜活的。她那纷繁复杂的性格,明显的弱点,和敢于反抗、追求爱情的鲜明个性组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使我们感到,她就我们所熟识的人,是为我们深深喜爱的人。 天魁星呼保义宋江 宋江,人唤“及时雨”。早先为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晁盖等七个好汉智取生辰纲事发,被官府缉拿,幸得宋江事先告知。晁盖派刘唐送金子和书信给宋江,宋江的老婆阎婆惜发现宋江私通梁山,趁机要胁,宋江怒杀阎婆惜,逃往沧州。被迫上梁山。后宋江做了梁山泊首领。受招安后,被宋徽宗封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最后被高俅用毒酒害死。 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 北京城里的员外大户,绰号“玉麒麟 ”,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双。被梁山泊吴用用计骗到梁山,卢俊义与梁山英雄大战,不敌而逃,乘船逃走时被浪里白条张顺活捉。卢俊义不愿在梁山落草为寇,乘机逃走。回到北京城,妻子贾氏却与管家李固做了夫妻。卢俊义同时亦被官兵捉拿,屈打成招,下了死牢。宋江率梁山泊英雄攻打北京城,拼命三郎石秀独力劫法场,救出卢俊义,杀了奸夫淫妇。卢俊义投奔梁山后,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受招安后卢俊义被封为武功大夫、庐州安抚使兼兵马副总管。后被高俅用药酒毒伤,不能骑马,乘船时失足落水而死。 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林冲,在梁山泊英雄中排行第六,马军五虎将第二。早年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因他的妻子被高俅儿子高衙内调戏,自己又被高俅陷害,在发配沧州时,幸亏鲁智深在野猪林相救,才保住性命。被发配沧州牢城看守天王堂草料场时,又遭高俅心腹陆谦放火暗算。林冲杀了陆谦,冒着风雪连夜投奔梁山泊,为白衣秀士王伦不容。晁盖、吴用劫了生辰纲上梁山后,王伦不容这些英雄,林冲一气之下杀了王伦,把晁盖推上了梁山泊首领之位。林冲武艺高强,打了许多胜仗。在征讨江浙一带方腊率领的起义军胜利后,林冲得了中风,被迫留在杭州六和寺养病,由武松照顾,半年后病故。 曹操:阴险,多疑,奸诈,不过有大志大略,军事政治上都十分出色,靠自己打拼创出自己的事业,是实干家,在《三国演义》中是奸雄,在历史上是英雄!

友情链接